第四章 公仆形象 28、湖南人

记住魔道祖师网,www.modaozushi.cc,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.

  为了让东州地铁早日上马,受夏闻天委托,林大可专程进京拜会了国家发改委领导,碰巧周永年回家探亲,两个人同乘一架飞机,这是周永年到东州第一次回京探亲,也是丁能通上任驻京办主任以后,林大可第一次进京。

  自从周永年挂职东州市委副书记后,就与豪爽的林大可特别谈得来,周永年住单身宿舍,林大可下班后经常找周永年下棋。

  最让周永年佩服的是林大可的一身正气,君子坦荡荡,这让他看到了当年牺牲在抗洪第一线的李为民的影子,周永年常用一句诗来形容林大可:“书有未曾经我读,事无不可对人言。”两个人相处时间不长,便不知不觉间成了志同道合的朋友。

  在飞机上,周永年显得满腹心事,林大可看着不爽,他关切地问:“永年,回家看老婆孩子怎么还愁眉苦脸的?”

  “大可,我到东州半年了,一直在下面跑,了解了许多真实的情况,‘肖贾大案’刚过,一些人就忘了,有的人令人担心啊!”

  “永年,看来你是听到什么了,能不能和我透透底?”林大可隐隐觉得与自己有关。

  “大可,你在皇县干过县长,最了解那里的情况了,这几年皇县经济确实上去了,你刚去时还是个贫困县,现在已经是全国有名的百强县了,因为什么?因为钼矿啊,可是这两年皇县钼矿管理混乱,私采滥挖现象严重,我怀疑发生过大大小小多起矿难,但都被县里压下了,当地老百姓谁也不愿意谈钼矿,谈矿色变,好像钼矿背后有黑恶势力插手,老百姓都怕多嘴惹上麻烦,大可,官商勾结在全国煤矿、铁矿等矿中相当普遍,县里的钼矿会不会有这种情况?”

  周永年的话让林大可心中一紧,林大可之所以当上这个常务副市长,就是因为在皇县摸爬滚打十几年,把一个贫困县变成了全国百强县,又成功打造了花博园,政绩突出上来的。何振东接了县委书记后,也是借了林大可创下的政绩光,被提拔到了副市长的岗位上,何振东还是省长赵长征提的名,当年赵长征在东州任金桥区委书记时,何振东是办公室主任,那时候赵长征就觉得何振东是个能干事的干部。

  “永年,你不会怀疑我就是那个官商勾结的官吧?”林大可不悦地问。

  “大可,你想哪儿去了,要不是你要问,我是不会跟你说这些的,既然跟你说了,也是给你提个醒,对皇县的情况多留点心。”

  “永年,你知道我这个人是个带兵的出身,眼睛里从来不揉沙子,我在皇县时提拔了许多干部,但是何振东、张铁男接替我后,来了个大换血,现在跟我一起摸爬滚打的干部都不得烟抽,说实话,我对何振东的有些做法真不敢恭维。”

  “大可,别看从你爷爷那辈就在东州生活,可是你骨子里还是个湖南人。”

  林大可祖籍是湖南,爷爷当年逃难时逃到东州,一直扎根在皇县。

  “湖南人咋了?”林大可不解地问。

  “湖南人都有求索的精神,屈原说:‘路漫漫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’。湖南人有先忧后乐的精神,范仲淹的《岳阳楼记》里写着,‘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’;湖南人还有牺牲精神,谭嗣同有诗:‘我自横刀向天笑,去留肝胆两昆仑’。更主要的是湖南人还有敢于革命的精神,毛主席的‘为有牺牲多壮志,敢教日月换新天’,多么豪迈!多有气势!”

  周永年侃侃而谈,林大可听着听着,终于回过味来。

  “永年,我想起来了,嫂夫人的老家在湖南,你这么夸湖南人,明显是想老婆了,对不对?”

  “没有的事!”周永年辩解道。

  “永年,湘女多情啊,嫂夫人可是个美人坯子,你老兄艳福不浅啊!”林大可开玩笑地说。

  “大可,看不出来你个傻大兵还懂女人!”

  周永年说罢,两个人呵呵呵地笑了起来。

  周永年和林大可走出首都机场后,丁能通和杨善水、白丽娜早就候在外面了。

  “能通,你送周书记回家,我坐善水和丽娜的车回驻京办。”林大可一挥手说。

  “得得得,我是回家探亲,用公车不合适,我还是坐大巴吧!”周永年推辞说。

  “永年,何必呢?顺路一起走吧!”

  林大可话音未落,周永年已经登上了大巴车,回身向众人挥了挥手,丁能通、杨善水、白丽娜都觉得很尴尬。

  “别愣着了,咱们走吧!”

  林大可说完,上了奔驰车。

  “林市长,周书记可真是个怪人,我还没见过这样的市领导呢。”白丽娜一边开车一边说。

  “丽娜,领导干部要都像周书记那样做人,公私分明,纪委就形同虚设了。”林大可感慨地说。

  “周书记心中最佩服的人就是牺牲的李为民书记,听说他到东州后处处向李书记看齐。”丁能通感慨道。

  “是啊,想不到为民同志会牺牲在皇县,要是当时我在皇县……唉!”林大可惋惜地说。

  “林市长,小梅也在北京,本来今天想回皇县的,听说你来很高兴,非要在北京请你吃饭。”丁能通低声说。

  “好啊,罗小梅现在可不得了,是皇县最大的资本家,再也不是当皇县驻京办主任时候的罗小梅了!”林大可的口气里充满了失望。

  “林市长,你知道现在皇县驻京办主任是谁吗?”丁能通卖关子地说。

  “谁?”

  “罗小梅的表弟罗虎。”

  林大可听罢,紧缩眉头说:“罗小梅是把皇县驻京办当成她钼矿的驻京办了吧!”

  刚说完,白丽娜递过来一张报纸:“林市长,钼矿老板财大气粗,都上北京报纸了。”

  林大可接过报纸翻着,第二版上赫然醒目的标题是:《清江钼矿老板财大气粗,不仅买车还要买人》。

  林大可看罢,气哼哼地说:“清江钼矿老板,清江只有皇县有钼矿,这显然是皇县那帮土财主干的事。一下子买走五辆悍马,这得用多少矿工的血汗换呢!能通,这事不会是罗小梅干的吧?要不她来北京干什么?”

  “林市长,你了解小梅,她哪能干出这么低档次的事,她到北京办点事,顺便看看我。”丁能通打圆场地说。

  “能通,你为罗小梅险些丢掉了前程,我提醒你别重蹈覆辙呀!”林大可语重心长地说。

  “林市长,不怕了,我现在也是孤身一人了。”丁能通笑着说。

  “怎么?你跟衣雪怎么了?”林大可吃惊地问。

  “一言难尽,林市长,抽空我再向您汇报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