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 他曾经是她的白日梦,往后是夜里梦

记住魔道祖师网,www.modaozushi.cc,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.

1/“我没有朋友,没有亲人,我只有你。”

世上有两种男子,一种天生多情,一种天生寡情。他属于后者。亲情爱情,也就那么点儿,却都给了她。

他哪里都好,就是太忙了。这还是在他百忙之空不停抽空来见她的前提下。原先没在一起时,倒不觉得时光难捱,如今一日不见,坐立不安。除了思念,还有担心。

叶余生并没有因为和他的恋人关系而改变生活规律,她又回到RomanSunrise酒店做前台工作,脸上的伤痕逐渐消退。一出现在同事们的面前,就被簇拥包围。

Mandy带头送上祝福:“恭喜你,以后我们是不是该改口叫你任太太了。上次是我的疏忽害你被蛇咬伤,要不是你替我求情,我恐怕也丢了工作。谢谢你。这次新闻我们都看了,你救了任董,而他又寻找、等待你十四年,真是太感动了。试问天底下有多少男人能够等待心上人这么多年,一往情深,你们还是彼此第一次爱的人。”

“没有,我和他没有公开关系,只是普通的恋人。”叶余生不想恋情引起关注,这令她恐慌。那时她还没理解那层恐慌的含义,后来才想到,是因为她根本没有直面的胸襟,他就像是她偷来的珍宝,不敢展露人前,她是偷爱的贼。

“前天,一个男人向我表白,我拒绝了,心想再考验考验一番。你们瞧瞧他的个人主页,今天就上传了和别的女孩表白成功的照片。别说等十几年了,男人等十几天的耐心都没有。我想是不是我的问题呢,不具备让人有非你不可的信念。”一个同事说。

这个年代,通讯快,交通便捷,千里之外,一句我爱你可以秒速抵到对方的耳旁。但分手快,移情别恋也快,好像上一秒还爱着旁人,下一秒又对另一个人动了心。

“我作证,在她还是鹊鹊时,我就发现,她和很多的女孩子不一样,她有在别人那儿找不到的独一无二的东西。比如说,她来我家果园偷橘子,每次我放狗时,她都会和我家狗打一架,而且她总能赢……哥哥常来我家园子里,帮我爸爸浇水,修剪树枝,我爸爸作为回报,会给他一些水果,他全部带回去给她吃。”何蔗蔗也不管什么场合,张口就说。

“你还记得啊,不过你养的是吉娃娃。”叶余生被回忆勾起笑点。

“你给我们说说你们小时候的故事吧。”Mandy怂恿。

“说说啊,我们想听。”大家你一句我一句。

叶余生摊开手,说:“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唯美动人啦,咱们散了来做事吧。”

“野路子就是野路子,一来这儿就带坏风气,前台只有两个人在,没看见客人排队很久吗,你们却聚集在此聊天。真不知道任临树被你要蒙骗多久呢。”周深信脸上挂着困惑的表情,出现在叶余生面前。

Mandy赶忙解释:“对不起,耽误周小姐时间了,您要是入住,我这边立刻帮您办理。因为我们好久没见,所以就……”

“是等不及想巴结她吧。奉劝你们,巴结也要看准对象,她好像职位还不如你高,要真能成为任太太,还会住在破落巷,穿无牌衣,挤地铁,做前台?”周深信粗声打断Mandy,斜睨叶余生一眼,说,“你跟我出来一下。”

叶余生顺从地点头,不经意间,她发现何蔗蔗涨红了脸,死死地盯着周深信,握紧的拳头在抑制不住地发抖,慢慢再松开。

周深信独自过来,戴着墨镜和口罩,长发遮住脸,生怕被路人认出来,身边也没有跟着助理和保镖。她径直往酒店外走,走到露天停车场,上了一辆银色车子。

叶余生跟随周深信上了车。

车门“唰”地关上,叶余生闻到车内非常奇特的香味,有些类似龙涎香。

黄昏。

他们像许多普通的情侣一样,在深秋的公园中散步。

冬天就快要来了。

不远处,相比萧瑟的公园,倒是人群拥挤,原来是一家房地产公司在做抽奖活动。她松开挽着他的手,独自兴冲冲地钻进去,从抽奖台里选了两张刮刮卡,再回到他身边。她递给他一张,仰头问:“猜猜我们当中,谁会中奖?”

“反正你是不可能中奖的。”他的话如同一盆冷水浇下。

“为什么?”她好奇他为何这么笃定。

“因为你的运气,都在遇见我的那一刻,花完了。”他逗她。

她偏不信,拿出硬币一点点刮自己手里的卡,慢慢的,刮出一个言字旁,他忍不住笑。没错,不用继续刮也猜得到,是谢谢惠顾。

只见他扬了扬手中的卡,上面赫然印着三个字:特等奖。

特等奖是一辆代步车。她开心的不得了,真是运气好,有了代步车,以后出门可就方便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