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八章 小叛徒

记住魔道祖师网,www.modaozushi.cc,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.

开车回到电视台家属楼,王思宇把车子停稳,直接去了廖景卿家,吃过晚饭后,就坐在沙发上,陪着瑶瑶看动画片,把薯片塞到她的小嘴里,听着她讲学校里发生的趣事。

瑶瑶吃得香甜,说话时,清凉的口水垂下,都滴落在王思宇的手指上,她却不以为意,双手拍着王思宇的大腿,小嘴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,注意力倒没有放在电视上。

廖景卿收拾了桌子,从厨房走出来,泡了杯茶递过来,坐在两人身边,微笑道:“小弟,刚才下班去接瑶瑶的时候,偶然发现了一个人,好像就是以前带咱们去罗敷水库游玩的中年人。”

王思宇笑了笑,点头道:“姐,那是老俞,湖东区的区委副书记,他爱人是我的老上级,现在也在闵江,做常务副市长。”

廖景卿‘嗯’了一声,迟疑道:“小宇,他和梁市长夫妻感情好吗?”

王思宇摸出纸巾,擦了湿漉漉的手指,把小食品放在茶几上,笑着道:“很好啊,他们两人差不多是模范夫妻了。”

廖景卿莞尔一笑,摆手道:“那可能是误会了。”

王思宇怔了怔,转头望着她,好奇地道:“姐,你是不是看到什么了?”

廖景卿轻轻点头,含蓄地道:“是啊,发现他和一个很漂亮的年轻女孩在一起,好像很亲密的样子。”

王思宇暗自吃了一惊,想起在回到闵江之前,梁桂芝的反常表现,就觉得有些可疑,忙追问道:“姐,在哪发现他们两人的?”

廖景卿微微蹙眉,轻声道:“在东湖区时代广场附近。”

瑶瑶这时转过头来,眨着眼睛道:“舅舅,舅舅,我也看到了,他们两个还亲嘴了呢!”

王思宇心里‘咯噔’一下,却笑着道:“这个老俞啊,本来还是很老实的,没想到会做出这种事情。”

廖景卿叹了口气,悄声道:“两地分居太久了,总是不好的。”

王思宇点点头,心不在焉地看了会电视,就把瑶瑶放下,独自进了书房,拉上房门后,摸起手机,给俞汉涛拨了过去,电话接通后,他微笑道:“喂,俞书记,你好,在忙吗?”

俞汉涛站在包间的窗口,笑着道:“不忙,刚和朋友吃过饭,王书记,今儿怎么有空,想起和我老俞联系了。”

王思宇笑了笑,轻声道:“没什么,我回玉州办事,本来想和你见个面,一起叙叙旧,不过时间有些来不及了。”

俞汉涛忙笑着道:“有什么来不及的,你来西马路的‘君山居酒家’,今晚上,咱哥俩好好喝几盅,来个不醉不归。”

王思宇摆了摆手,苦笑着道:“不行,晚上有事,就不去了,老俞啊,最近梁市长好像不太开心,你要多关心她一下。”

俞汉涛心里一跳,赶忙追问道:“怎么回事,工作压力太大?”

王思宇轻轻摇头,皱眉道:“好像是听到什么不好的风声了。”

俞汉涛脸色微变,有些心虚地道:“什么不好的消息?”

王思宇叹了口气,轻声道:“老俞,不要装糊涂了,连我都知道了,你还能瞒得了谁!”

俞汉涛紧张起来,期期艾艾地道:“老弟,别开玩笑,我又没有做什么坏事。”

“老俞,时代广场那空气不错吧?挺适合接吻的。”王思宇索性把话挑开了说,免得他支吾其词。

俞汉涛登时无语,半晌,才摸着油亮的前额,磕磕巴巴地道:“老弟,你不会去告状吧?”

王思宇轻轻摇头,皱眉道:“怎么会呢,老俞,我这是在帮你。”

俞汉涛的心突突直跳,苦笑着道:“那就好,老弟,够意思。”

王思宇抽出一管狼毫笔,蘸了墨汁,在宣纸上写了几个字,随后叹息道:“说吧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俞汉涛叹了口气,苦笑着道:“办公室的一个打字员,要转编制,我看她挺可怜的,就动了恻隐之心,想帮她一下。”

王思宇微微皱眉,摆手道:“老俞,别把自己说得那么伟大,上床了没有?”

俞汉涛抓了抓脑门,嘿嘿地笑了起来,轻声道:“老弟,她是自愿的。”

王思宇哼了一声,点头道:“那是当然了,你还没胆子强迫。”

俞汉涛沉吟半晌,脸色又难看起来,愁眉苦脸地道:“邪门了,我们在一起没多久,桂芝怎么会知道的呢?”

王思宇放下狼毫笔,闭了眼睛,揉着太阳穴道:“老俞,你打算怎么办,不会要离婚吧?”

俞汉涛蓦然一惊,赶忙道:“不会,我从来都没想过离婚,这么多年的感情了,哪能说离就离呢。”

王思宇点点头,沉吟道:“梁姐有没试探过你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