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章 游戏结束

记住魔道祖师网,www.modaozushi.cc,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!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.

喘息……挣扎……喘息……推搡……喘息……撩拨……

伴着剧烈的喘息与**的低吟浅唱……

在反抗与压制的角逐中,唐婉茹的两条丝袜美腿在剧烈地绞动着,但任凭她使出浑身解数,都无法将那只魔爪从下面赶出,而她的每一次反抗,都会迎来更加严厉的惩罚,那一波强似一波的快感,猛烈地撞击着她的全部感官,令她一次次迷失在**的彼岸,但生性顽强的她,每次都能在惊厥的瞬间苏醒过来,咬紧牙关,继续激烈地反抗着。

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终于彻底地制服了身下的猎物,王思宇暗自松了口气,这匹胭脂马果然如同想象中一样桀骜不驯,难以驾驭,不过王思宇有信心在接下来的时间里,用最原始的,最粗暴的方式,告诉这个不肯服输的女人,什么才是真正的男人,征服身下这个尤物,能够带来巨大的快乐,为此,王思宇愿意接受一切后果,哪怕是唐婉茹的叫声惊动了对面房间的夫妇,他也毫不在乎。

望着唐婉茹那充满了不甘的目光,王思宇笑了笑,伸手将她的眼帘抹上,唐婉茹却倔强地睁开眼,盯着王思宇的左手,冷冷地看着那只手不紧不慢地解开皮带,黑色的西裤在瞬间脱落,入眼处,印着灰太狼图案的卡通内裤露在眼前,灰太狼已经伸出了长长的大嘴,正狞笑着盯着唐婉茹,凶相毕露。

王思宇脱下内裤,缓缓地伏过身子,伸手去拉唐婉茹那件粉红色的底裤,正准备享受这顿丰盛的美餐时,哒哒的敲门声却不合时宜地响起,卧室里瞬间安静下来,似乎连空气都已被冻结,除了依然凝重的呼吸外,只有大滴的汗珠缓缓垂落,阴湿了一片雪白的床单。

王思宇犹豫了一下,还是用力地将那件底裤从唐婉茹的腰臀间扯了下来,揉成一团,接着手忙脚乱地用单手穿好衣裤,轻轻叹了口气,微笑地盯着脸色潮红,胸前如波浪般起伏不定的唐婉茹,恋恋不舍地从她那褶皱的皮裙中抽出右手,悄声警告道:“以后别再玩火,你玩不起!”

在那瞬间,唐婉茹眉头微微颤动,撑开双唇,徐徐地吐出一口气,绷紧的双腿终于松弛下来,身体某个隐秘的部位却仍在强烈地抽搐着,让她隐隐有些眩晕,那个家伙在撤退之前,也没忘记用中指给她最后一击,瞥了眼面前五根湿漉漉的手指,以及王思宇嘴角那抹邪恶的笑意,唐婉茹不禁羞愤交加,猛地翻身坐起,抓起身侧的枕头,狠狠地向王思宇砸去。

王思宇顺势接住质地柔软的绣花枕头,将手指一根根地擦干净,冲着唐婉茹笑了笑,就又把枕头轻轻丢了回去,极有礼貌地轻声道:“谢谢!”

唐婉茹扬起那张冷傲的俏脸来,挑衅似地掀起皮裙下摆,分开两条**,勾着脚趾,很嚣张地向王思宇招手道:“继续,来啊,来玩我啊,过来强*奸我,我很想被你操啊!”

“素质!素质啊!”

王思宇皱着眉头摆摆手,这时敲门声再次响起,这次的声音明显要比刚刚更大了些,看来门外的人是一定要进来的,王思宇只好苦笑着摇摇头,转身冲门外喊了声,“请稍等!”

接着从床头柜上拿起一本书,向唐婉茹丢了过去,冲她眨眨眼,随后迈步走到门前,把左手的粉红色底裤塞到西裤兜里,深吸一口气,平复好心情,脸上带着人畜无伤的笑意,缓缓打开房门。

出现在门口的,是省委办公厅副主任梁桂芝,她穿着一身浅灰色职业套装,手里捧着一碗热腾腾的汤汁,汤汁在素黄中透着一点绿色,梁桂芝笑容可掬地道:“小王主任,喝碗绿豆汁,解酒的。”

王思宇赶忙连声道谢,拖延了一会时间,随后接过汤碗,慢吞吞地转身走回屋内,斜眼望去,床上果然已经整理得干净整洁,而唐婉茹正捧着那本书,似乎正看得入神。

梁桂芝进屋后,发现唐婉茹竟坐在床上,不禁微微一怔,眉头轻微地抖动几下,抬手扶了扶眼镜,嘴巴蠕动几下,却没有做声,皱着眉头坐到王思宇对面的沙发上,微笑着冲唐婉茹道:“婉茹啊,你怎么在这里啊?”

唐婉茹笑了笑,合上手中的书,仰脸冲梁桂芝道:“小姨,我是来道歉的,中午不该敬小王主任那么多酒,这年纪轻轻的,要是喝出点什么毛病来,怪可惜的。”

梁桂芝从这句话里嗅到了一丝敌意,不禁拉下脸来,呵斥道:“婉茹,不许胡说。”

王思宇笑着摇头道:“梁主任,没事,我们刚才在讨论问题,擦出点火星,唐小姐生气是自然的,不妨事。”

梁桂芝见王思宇为唐婉茹开脱,才稍稍放下心来,冲着床上的唐婉茹皱皱眉,暗自使了个眼色。